365bet网上娱乐平台
Skip Navigation Links.

汉传早期禅法略述

编辑: 管理员  来源:   2015-04-27

 

汉传早期禅法略述
 
在中国,禅宗的兴起,是在达摩东渡以后;而达摩以前,中国其实就有了禅学的流行,这是学术、佛教界比较一致的看法。这一时期禅学的传承,以安士高、鸠摩罗什、佛陀跋陀罗(觉贤)为代表;太虚大师主张此期禅学为“依教修心禅”,将早期禅法分为安般禅、五门禅、念佛禅、实相禅四类;下面就参照太虚四分法进行论述。
一、安般禅
从禅宗经教的翻译与历代师祖大德的实践修禅来看,达摩没来以前,中国已有禅法的弘扬了,其发展的轨迹隐然可寻,东汉安世高译出经论有三十余部,现存的《大安般守意经》对修习禅观者特别重要,是中国禅法的开端。安世高的禅法,依禅师僧伽罗刹的传承,以四念住贯穿五门(即五停心)而修习。他从罗刹大本《修行道地经》抄译37条,看重其身念住,破除人的我执,另外还译大小《安般经》。其所传禅法符合上座部佛教用念住统摄道支的精神,对于安世高所译禅法有了更深刻的了解。他注解了这些译本,并一一作序,主要有《大道地经注》等七种。《大安般守意经》最重要,由康僧会注解、道安注释而行于世。
安清,字世高(又作士高),安息国人(印度西北波斯,今伊朗土古国之王子),年轻的时候非常孝顺,他的父亲死后,将王位传给了他的叔叔,自己出家,皈依了佛门。后汉桓帝建和二年(148)经西域至洛阳,为佛教传入中国初期杰出的翻译家、禅学者。其所译经典数目,道安在《综理众经目录》中记载有三十余部,其中和禅法有关系的有《安般守意经》、《大道地经》、《大十二门经》、《小十二门经》、《大安般经》、《思惟经》、《禅行法想经》等,而流传下来的则只有《大道地经》、《大安般经》和《禅行法想经》三部。另外有《阴持入经》两卷、《禅行三十七品经》一卷,也都是讲禅法的。安世高精于阿毗昙学,主要传播小乘佛教说一切有部之毗昙学和禅定理论,为我国早期佛教的传播奠定基础,亦为将禅观带入中国之第一人。他专讲禅法的佛典《安般守意经》,是专门介绍安那般那禅。“安般”是“安那般那”的简写,原意为“出入息”或呼吸。“守意”译为“持念”。竺法护所译《修行道地经数息品》中说:“何谓数息?何谓为安?何谓为般?出息为安,入息为般。随息出入,而无他念,是为数息出入。何谓修行数息,能致寂然?数息守意有四事……一谓数息数;二谓相随;三谓止观;四谓还净。……
康僧会,祖籍是康居国人,世居天竺,他的父亲因为做生意移居交趾(位于今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。十九岁的时候,父母双亡,于是康僧会就出家了,发心学习,深入经藏,知识非常渊博,同时还擅长文学。。于东吴赤乌十年(247)来建业,建造房屋,造像布道因为感得舍利献给了孙权。所以孙权为他建了塔寺,因为是第一个佛寺,所以叫做建初寺。由此长江以西之地佛法大兴。康僧会于是在建初寺译出《六度集经》、《杂譬喻经》等。又注释了《安般守意》、《法镜》、《道树》三经,并制定经序。解说禅教的《安般守意经》注解,当时习禅的人奉为龟鉴。这里抄录《出三藏记集》卷六所记载康僧会《安般守意经序》中一段,以显示康僧会对修禅方法及利益的重视。《安般守意经序》中讲:夫安般者,诸佛之大乘,以济众生之漂流也。其事有六,以治六情。情有内外:眼、耳、鼻、口、身、心,谓之内矣;色、声、香、味、细滑、邪念,谓之外也。……。弹指之间,心九百六十转一日一夕,十三亿意。……此中讲了世中之法瞬息万变,每时每刻都不一样。心无时无刻不在动念,而安般守意正是对治这样的特殊法门。
要想对治心的动念需从四禅中修习。《安般守意经序》中讲到到四禅四禅那意译四静虑,或称四禅定,是佛教诸禅定中体现禅定结构和禅定过程最典范的一种。《安般守意经序》中讲:“是以行寂系意着息,数一至十,十数不误,意定在之。小定三日,大定七日。寂无他念,泊然若死,谓之一禅。
禅,弃也,弃十三亿秽念之意。已获数定,转念着随,蠲除其八,正有二意。意定在随,由在数矣。垢浊水肖灭,心稍清净,谓为二禅也。
又除其一,注意鼻端,谓之止也。得止之行,三毒四趣,五阴六冥,诸秽灭矣。昭然心明,逾明月珠。淫邪污心,犹镜处泥,秽垢污焉,偃以照天,覆以临土。聪睿圣达,万土临照。虽有天地之大,靡一夫而能睹。所以然者,由其垢浊。众垢污心,有逾彼镜矣。若得良师,划刮莹磨,薄尘微曀,荡使无余。举之以照,毛发面理,无微不察。垢退明存,使其然矣。情溢意散,念万不识一矣。犹若于市,驰心放听,广采众音,退宴存思,不识一夫之言,心逸意散,浊翳其聪也。若自闲处,心思寂寞,志无邪欲,侧耳靖听,万句不失,片言斯着,心靖意清之所由也。行寂止意,悬之鼻头,谓之三禅也。
还观其身,自头至足,反覆微察,内体污露。森楚毛竖,犹睹浓涕。于斯具照,天地人物。其盛若衰,无存不亡。信佛三宝,众冥皆明,谓之四禅也。
此四禅由所谓对治支、利益支、自性支三支构成。以「心一境性」注意力集中于一境为自性支,四禅皆是;而以思惟形式的差别分为四类,作为对治支的内容,当成区划四禅的标准之一;又以主观感受的差别分为四类,作为利益支的内容,当成区划四禅的另一类标准。此禅的特点,在于脱离了欲界(贪欲的干扰),成为色界的思惟和感受活动。此中的主观感受和思惟形式,对任何行禅者都是一样的,但思惟的对象和由此得到的观念,可以有很大的不同。本经前边说到的一禅、二禅等,就是此四禅中的第一、第二禅。
《安般守意经序》讲:“摄心还念,诸阴皆灭,谓之还也。秽欲寂静,其心无想,谓之净也。
得安般行者,厥心即明。举眼所观,无幽不睹。往无数劫方来之事,人物所更,现在诸刹,其中所有世尊教化,弟子诵习,无遐不见,无声不闻。恍惚彷佛,存亡自由。大弥八极,细贯毛氅。制天地,住寿命,猛神德,坏天兵,动三千,移诸刹。八不思议,非梵所测,神德无限,六行之由也。世尊初欲说斯经时,大千震动,人天易色,三日安般,无能质者。于是世尊化为两身,一曰何等,一尊主演,于斯义出矣。如果能得安般行者,其心则明。世间之物,毫无障碍。安般禅对于初学者很有用处,是初学者入门之法,它能对治我的障碍,帮助我们深入禅定。
二、五门禅
五门禅:佛陀跋陀罗和昙摩蜜多的五门禅。依佛陀密译《五门禅法要略》而修五停观之禅法,叫五门禅。五停心,即是对治多贪的不净观、多嗔的慈悲观、多痴的因缘观、散乱的数息观、多慢的五阴、十二入、十八界分析无我观。
佛陀跋陀罗又称佛驮跋陀罗佛度跋陀罗,译为觉贤古印度迦毗罗卫国(今尼泊尔境内)人,为南北朝时期着名译师。佛驮跋陀罗与法显合作,从义熙十二年到十四年(公元四一六——四一八),先后翻译了梵本经律《大般泥洹经》六卷,《摩诃僧只律》四十卷,《僧只比丘戒本》一卷,《僧只比丘尼戒本》一卷,《杂藏经》一卷。义熙十四年受孟顗、褚叔度的启请和沙门法业、慧严等一百余人于三年中译出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五十卷(后来改分六十卷,称为六十《华严》)。除了以上七种外,现存的还有:《出生无量门持经》一卷、《大方等如来藏经》一卷、《文殊师利发愿经》一卷、《观佛三昧海经》八卷。此外有缺本一种,《净六波罗蜜经》一卷。总计佛驮跋陀所译共十二部,一百十三卷。《高僧传》则说他译经十五种,一百十七卷。
昙摩蜜多(公元三三五——四四二年),译为法秀,罽宾人。据唐智升《开元释教录》卷五载,蜜多译经共十二部十七卷:《虚空藏菩萨神咒经》一卷、《观虚空戚菩萨经》一卷、《蒙腋经》一卷、《诸法勇王经》一卷、《转女身经》一卷、《观普贤菩萨行法经》一卷、《五门禅经要用法》一卷、《新无量寿经》二卷、《郁伽长者所问经》一卷、《佛升忉天为母说法经》一卷、《观无量寿佛经》一卷、《禅秘要经》五卷。
《五门禅经要用法》第一卷中讲到:坐禅之要法有五门。一者安般。二不净。三慈心。四观缘。五念佛。安般不净二门观缘。此三门有内外境界。念佛慈心缘外境界。所以五门者。随众生病。若乱心多者教以安般。若贪爱多者教以不净。若瞋恚多者教以慈心。若着我多者教以因缘。若心没者教以念佛。若行人有善心已来。未念佛三昧者。教令一心观佛。若观佛时当至心观佛相好。了了分明谛了已。然后闭目忆念在心。若不明了者。还开目视极心明了。然后还坐正身正意系念在前。如对真佛明了无异。即从座起跪白师言。我房中系念见佛无异。师言。汝还本坐。系念额上一心念佛。尔时额上有佛像现。从一至十乃至无量。若行人所见。多佛从额上出者。若去身不远而还者。教师当知。此是求声闻人。若小远而还者。求辟支佛人。若远而还者。是大乘人。三种所出佛还近身。作地金色。此诸佛尽入于地。地平如掌明净如镜。自观己身明净如地。此名得念佛三昧境界。得是境界已白师。师言。是好境界。此名初门观也。师复教系念在心。然后观佛。即见诸佛从心而出。手执琉璃杖。杖两头出三乘人。光焰有大小。如是出已。末后一佛执杖在心正立而住。末后住佛回身还入。先去诸佛尽来随入。若小乘人入尽则止。若大乘人入尽已。悉从身毛孔出满于四海。上至有顶下至风际。如是照已还来入身如净琉璃。所以光明还来入身者。欲示勇猛健疾境界相好。如是已即往白师。师言。此名一切念处。以能生诸定故名为念处。亦初得此法。皆是诸佛弟子所得。非是邪道神仙所见。上杖者定相也。相光者智慧相也。此内凡夫境界相也。
五门禅,又称为五观、五念、五停心、五度观门、五度门等。就五门禅的内容而言,大致可以分为两类,一是佛陀跋陀罗译《达摩多罗禅经》中,以不净观、慈悲观、因缘观、界分别观、数息观为五门禅,另一种是昙摩蜜多译《五门禅经要用法》等以念佛观代替界分别观而为五门禅。列之如下:
1、不净观:对于贪心重的众生,观想自他色身不净而息止贪欲心。如观想死尸青瘀等相,以对治显色贪;观想鸟兽啖食死尸,以对治形色贪;观想死尸腐烂生虫蛆相,以对治妙触贪;观想死尸不动,以对治供奉贪;及观想白骨之骨锁观,以对治以上四贪。 
2、慈悲观:又称慈心观、慈愍观。对于嗔心重的众生,观想与乐拔苦而得之真正快乐,以对治嗔恚烦恼。  
3、缘起观:又云因缘观、观缘观。对于痴心重的众生,乃观想顺逆十二缘起,以对治愚痴烦恼。 
4、界分别观:又云界方便观、析界观、分析观、无我观,对于我执心重的众生,乃观想十八界等诸法由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、识所和合,以对治我执障。外道于身心常执为我而起我执,故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、识六界,起因缘假和合之分别,若观无我,则能对治我执。
5、数息观:又云安那般那观、持息念。对于散乱心重的众生,乃计数自己出息、入息,以对治散乱寻伺,而令心念止持于一境
 另外所谓念佛观,即念应身报身、法身等三佛身,以次第对治昏沉暗塞障、恶念思惟障、境界逼迫障等三种障。 
在实际的禅法修行活动中,此五门禅法不是绝对的独立,而是可以相互交叉实践的。它们虽然不能导致生命的最终解脱,然其实用性却很强,能够解决人生中的许多的烦恼
三、念佛禅
念佛禅指为修习禅定而念佛的法门。后汉末,与安世高同时,支娄迦译《首楞严三昧经》,亦是弘扬念佛三昧法门的,道安以前,有僧显禅师在禅定亲见弥陀,住生净土。道安法师修安般禅,后又称弥勒名,誓生兜率,所以念佛禅在慧远前已有萌芽。真正的发展是从昙鸾、道绰开始的。
昙鸾把心念弥陀名号与“赞叹门”的口称弥陀名号联系在一起,甚至把心念、口称佛号等同起来,《往生论注》卷上说:“但言忆念阿弥陀佛,若总相,若别相,随所观缘,心无他想,十念相续,名为十念;但称名号,亦复如是。在《略论安乐净土义》中亦说:“若念佛名字,若念佛相好,若念佛光明,若念佛神力,若念佛功德,若念佛智慧,若念佛本愿,无他心间杂,心心相次,乃至十念,名为十念相续。昙鸾对此十念具足,确认是成办往生事业之要门。昙鸾发挥天亲“五念门”的观点,在重视实相念佛即观想念佛的同时,特别强调了持名念佛。在以上的论述中,他把念佛分为心念和口念两类,认为心念与口念的效果是一样的,口念是念阿弥陀佛名号,心念则包括念佛名字,这是持名念佛;忆念佛的相、好,佛的神力、功德、光明等,这是观想念佛,至于“随所观缘”而忆念“总相”、智慧,则属实相念佛。昙鸾倡导口念,已把持名念佛作为主要的念佛方法。中国的弥陀信仰发展史,是由观想念佛为主进而持名念佛为主,持名念佛又以口念为主。在这个发展过程中,正是昙鸾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,他转向了持名念佛为主,并明确提倡口念之法。
为了坚定人们持名念佛的信心,昙鸾特地论证了持名念佛的功效。他指出“一心专念阿弥陀如来,愿生彼土。此如来名号及彼国土名号,能止一切恶。一切众生在念佛时,心念口诵佛号,声声在此,念念在心,别的念头 自然 无法侵入。若一心念佛,则心由秽转净,善业时时增进,惑业日日退减,加之佛以愿力摄引,自然往生净土。所谓“念念之中,罪灭心净,即得往生。昙鸾更指出“阿弥陀佛”所具有的咒语的神秘力量,在《往生论注》中他列举了念咒可以消肿,可以刀兵不中,呼木瓜名可以病愈来证明口诵之威力,持名念佛自然可以往生净土。昙鸾对持名念佛的创造性运用,开创了后世念佛法门口诵弥陀的先河,如道绰便口诵佛号,“日以七万为限”。善导更是念佛日课从万声至十万声。
道绰主张教法应该和时机相应。他在“安乐集”卷上即根据“大集月藏经”所说∶佛灭度后有五个五百年末法开始时期,主张应该修福忏除罪障,并认为念佛一门最为应机。他把佛的教法分为圣道、净土二门。圣道门非末法钝根众生所能悟证;只有净土门简要易行,乘佛的本愿力即能往生净土。所以他一生宣扬净土法门。
关于净土生因的问题,道绰主张以菩提心为其根本,以念佛三昧为其要行。并引天亲“净土论”中之“发菩提心即是愿作佛心。愿作佛心即是度众生心”的说法以为证明。他更广引诸经证明念佛三昧的不可思议功德,修此三昧必能见佛,命终之后即生佛前;又念佛三昧具足一切四摄六度。能消灭过去、未来及现在一切诸障。从他所引“般舟经”的“常念我名”及“观佛三昧经”的“观佛相好”文字看来,道绰的念佛三昧包含着称名和观念两种念佛的意味。这和昙鸾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。
四、实相禅
说到实相禅,就不能不提到鸠摩罗什,鸠摩罗什生于西域龟兹国(今新疆库车一带),他的父亲鸠摩罗炎是从印度逃亡到西域印度贵族后裔,其母亲是龟兹国王的妹妹。7岁时同母亲一同出家,开始学习的是原始经典《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》。父鸠摩罗炎病死后遇须利耶苏摩转学大乘佛教、主要研究了中观派的诸多论着,二十受具足戒罗什本人的着作不多,据慧皎《高僧传》记载,罗什曾作《实相论》、《注维摩经》等,都已经失传。正是因为罗什曾撰有《实相论》,所以后人也将罗什的思想归纳称之为“实相宗”,罗什的禅法为“实相禅”。鸠摩罗什在《思惟略要法》中有“诸法实相观法”,“诸法实相观者,当知诸法从因缘生,因缘生故不得自在,不自在故毕竟空相。但有假名,无有实者。若法实有,不应说无。先有今无,是名为断。不常不断,亦不有无。心识处灭,言说亦尽,是名甚深清净观也。又观淫怒痴法即是实相,何以故。是法不在内、不在外。若在内不应待外因缘生,若在外则无所住。若无所住亦无生灭,空无所有清净无为。是名淫怒痴实相观也。又一切诸法毕竟清净,非诸佛贤圣所能令尔。但以凡夫未得慧观,见诸虚妄之法有种种相。得实相者观之如镜中像,但诳人眼。其实不生,亦无有灭。如是观法,甚深微妙。行者若能精心思惟,深静实相不生邪者,即便可得无生法忍。……是名诸法实相观也。这是以般若智慧观照诸法毕竟空寂,令得实相。
最后是法华三昧观法:“三七日一心精进,如说修行。正忆念《法华经》者,当念释迦牟尼佛于耆阇崛山,与多宝佛在七宝塔共坐,十方分身化佛遍满所移众生国土之中。一切诸佛各有一生补处菩萨一人为侍,如释迦牟尼佛以弥勒为侍。一切诸佛现神通力,光明遍照无量国土。欲证实法出其舌相,音声满于十方世界。所说《法华经》者,所谓十方三世众生若大若小,乃至一称南无佛者,皆当作佛。惟一大乘,无二无三。一切诸法,一相一门。所谓无生无灭,毕竟空相。唯有此大乘,无有二也。习如是观者,五欲自断,五盖自除。五根增长,即得禅定。住此定中,深爱于佛。又当入是甚深微妙一相一门清净之法,当恭敬普贤、药王、大乐说、观世音、得大势、文殊、弥勒等大菩萨众,是名一心精进,如说修行正忆念《法华经》也。此谓与禅定和合,令心坚固。如是三七日中,则普贤菩萨乘六牙白象来至其所,如经中说。”
圆满究竟的实相观,当然是离不开般若智慧。佛教的解脱,是以慧为因、以定为缘的。早期传入的禅法,称为禅数学,是偏重于定的。从道安开始则将禅法由“禅数”上升为“禅智”。到鸠摩罗什则在大乘禅法的范围内,给予禅智充分的重视。僧钗《关中出禅经序》说:“无禅不智,无智不禅,然则禅非智不照,照非禅不成,大哉!禅智之业,可不务乎!”对于定慧的关系,僧叡又说:“心力既全,乃能转昏人明。明虽愈于不明而未全也”。鸠摩罗什在《维摩诘经注》中:“出家凡有三法:一持戒;二禅定;三智慧。持戒能折伏烦恼,令其势微。禅定能遮,如石山断流。智慧能灭,毕竟无余。”在这里,慧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就大乘佛法而言,断除烦恼的智慧,当然就是般若了。从般若经典的翻译来看,支娄迦谶的《道行般若》、竺法护的《光赞般若》,都是在鸠摩罗什之前的。但鸠摩罗什对于般若类经典翻译的质量和数量,都是前人所无法相比的。另外包括《大智度论》、《中论》等般若类论典,都是鸠摩罗什大乘禅法修学的理论依据。而在《思惟略要法》中,“不见众生有苦乐事,不忧不喜以慧自御”,“谓诸法不生不灭,毕竟空相”,“当作是念,我亦不往像亦不来”“ 无远无近,无难无易”“ 以凡夫未得慧观,见诸虚妄之法,有种种相。得实相者观之,如镜中像但诳人眼。其实不生,亦无有灭。”这些都是在讲般若智慧的。
实相禅即依《般若》、《法华》修空观(实相观)之禅法。自初祖大迦叶传到十三祖龙树菩萨后,龙树菩萨又传给中土慧文禅师,慧文禅师传给慧思禅师,慧思禅师传给智者大师(538—597年)。名出罗什《禅法要略》。罗什传述禅之观法,用为实地修行的,则为慧文、慧思、智者诸师相承,立中道实相禅。而在中土的传承中,加了《中论》、《智论》。使用了一境三谛,一心三观的实相禅法。一境三谛既是诸法实相,一心三观既是实相禅,所以慧文禅师才是修实相观者。
慧思禅师初依慧文修学,发八触而得初禅。后放身倚壁未壁顷,便忽然悟入法华三昧,深达实相,遂弘法于南朝。于是便成“南北禅宗罕不承绪”的高德,由此也就可以想见当时慧思禅师盛弘禅法的概况了。当慧思禅师盛弘禅法时,有智者法师从之修学。
智者大师,一生着作颇多,其中《法华玄义》、《法华文句》、《摩诃止观》三书,称“天台三大部”,也是天台宗奠基的经典。《摩诃止观》中记录了四种三昧:一常坐,二常行,三半行半坐,四非行非坐。其中一常坐三昧,即出自《文殊师利所说摩诃般若波罗蜜经》的“一行三昧”,其内容是,随一佛方向,端坐正向,专念一佛,心意集中,“专系念法界”,证得法界实相之理,达到与佛平等一如的境界。熟读《摩诃止观》卷二中“常坐三昧”的朋友会知道,此三昧,从身论开遮,口论说默,意论止观起修。而其中“意论止观”是指“端坐正念,蠲除恶觉,舍诸乱想。莫杂思惟,不取相貌。但专系缘法界,一念法界。系缘是止,一念是观。信一切法,皆是佛法。“观业重者无出五逆。五逆即是菩提。菩提、五逆无二相。无觉者,无知者,无分别者。逆罪相,实相相,皆不可思议,不可坏,本无本性。一切业缘,皆住实际,不来不去,非因非果。是为观业即是法界印。”也就是在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中的意根,用甚深般若,集中佛号于一念,一念照破万念,招感十方诸佛显身讲法……直到证到诸法实相。
由上面看来,实相禅法是由慧思、智者开始盛弘的,而智者禅师又是一切禅法之集大成着。智者禅师的摩诃止观与慧思禅师的大乘止观,都是专门讲实相禅的。
 总结
以上所说,为依教修心之四种禅。此四种禅法不但当时流行,到后来有了宗门禅,也还是流行于世。如作高僧传的唐道宣律师的习禅篇后,就曾讲到“如思习定,非智不禅,……则横岭台崖扇其风矣”。可见虽有宗门禅之对立,但一般修禅者,仍以慧思、智者等依教禅为尚。
大概在北魏、南齐时,禅法独盛于北方,即如慧文禅师为北齐人,慧思就学慧文于北方后始至南朝弘禅,北方盛行的大都为五门禅中的禅。稍后,菩提达摩亦到,如僧传云:“菩提达摩阐道河洛”。据现在禅宗的传说,达摩乃梁武帝时来中国的,但僧传则说宋时已到北方,与僧稠禅师所倡导的禅并行,如云“高齐河北,独盛僧稠;周氏关中,尊登僧实”。又云:“稠怀念处,清范可崇;摩法虚实,玄旨幽赜”。就是说菩提达摩的禅,不依教理,故玄旨幽奥难见。由此看来,当时在北方盛行的禅有二:一、为僧稠禅,二、为达摩禅。至梁时慧思禅师等,始行禅法于南方。依“非智不禅”之意,道宣律师是推崇慧思与智者的。不但此也,且对达摩有很严厉额批评,因为他是持律的,对达摩的生活方式根本就不赞成。如他说“运军挥刃,无避种生,炊爨饮噉,宁惭宿触!”他又对达摩禅的内容作这样的批评:瞥闻一句,即谓司南,昌言五住九倾,十地将满,法性早见,十智已明。相命禅宗,未闲禅字,如斯般辈,其量甚多 。意谓达摩禅徒,动言五住烦恼 已尽,十地已满而成佛了,其实连禅字都没有认识。这是批评达摩不重律仪,不依教义,自以为顿悟成佛。由此可见唐初在慧能未出世以前所推崇的,仍然是依教禅,因为这是依戒定慧修的,道宣律师的批评,也确为后来禅宗盛行而戒行慧学的衰落的预兆!
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© 2014 东阳365bet体育开户_365bet网上娱乐平台_365bet投注app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4026839号

地址:浙江省金华东阳市湖溪镇 邮编:322100 电话:0579-